sg99.yz丝瓜app下载色斑

♂? ,,

,最快更新盛少撩妻100式最新章节!

然后蔡柳将目光一收,拉着女儿往院子里走去!

“诶!妈!干嘛呀?”沐紫蔚吓了一跳。

“我有话跟说。”中年女人的声音很冷,还透着股不悦。

沐振阳对老婆的态度略感惊讶,她这是怎么了?很少这个样子的。

上山的时候还好好的,心平气和的,怎么一踏进这扇门,整个人就跟吃了火药似的?对冰瑶态度也不好,莫非……

但转念一想,这不可能啊。她怎么会知道?

眸光从门口收回,他发现一双清淡如菊的眸子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。

有审视,也有不悦。

杜冰瑶朝他迈开步伐,莫名受了委屈,她当然怨恨他,“以后不要再来了,也不要对我抱有任何幻想。”她的声音很冷,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坚定。

沐振阳的瞳孔里投影着淡漠疏离的她,他上前一步握住了她的手,就在杜冰瑶惊慌欲挣扎的时候,他将那块玉佩交到她手里。

清风妹子纯真迷人

杜冰瑶身形僵住,沐振阳握紧她的拳头,然后后退几步与她保持着距离。

整个过程,两人都是四目相对的。

这一瞬间仿佛一切都静止了。

过了一会儿,沐振阳走出了木门,他看到院子里母女俩在争执。

“妈,我不想下山,我也不能下山知道吗?”

“必须离开这儿!”

蔡柳今天情绪明显不对,沐振阳上前赶紧将两人拉开!

“干什么呀?好端端地来看女儿,就不应该这么刺激她!”沐振阳有些生气,一把拽过妻子的手,“走了啦!”然后强行将她带下山去,“她在这里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,人家张太师没有赶她走,操什么心呢?下去了想再上来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!老佛爷都不会再帮这个忙!”

沐紫蔚站在原地望着父母的背影,她错愕不已。

生性温静的妈妈很少这样子的,情绪明显失控,今天这是怎么了?

蔡柳的手腕被沐振阳紧握在手里,她眸子里闪过一抹黯然,心里压抑着情绪,居然失控了,不应该啊。她自己都觉得不应该。有些事情不是一直知道吗?她要在意什么?

当初两人在一起本来就是商业联姻,心里装着各自的白月光。

沐紫蔚走进木屋,看到杜冰瑶眼里噙着些泪水,她狐疑地皱起眉,带着几分审视地去看她。

杜冰瑶回神,握着玉佩朝楼上走去……

**

沿着幸福巷的江已经注满了水,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,盛誉的一些手下乔装打扮后潜入了沿江的每一个镀口。

“好,老大哥,在这儿捕鱼多少年了?”帅气的男人毫无违和感地蹲在码头,还殷勤地递给老人一支香烟。

“我啊?快五十年咯!”

“那应该认识很多同行吧?”

“差不多都熟识了。”

男人心中一喜,询问道,“那我可以跟打听一个事吗?”

老头点燃了烟,猛吸一口吐出圈圈烟雾,“这味儿不错,什么牌子的?”

“我这儿有一整包,送给您了,喜欢就慢慢抽。”随即男子将香烟递给他。

“不不不,我可不能白拿的东西!”老人很朴实。

“所以有件事情我想向打听啊,这是白拿。”

“打听就打听,这烟我不能收,抽一根就好,免得上瘾了我买不起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男子将烟收好,他看了看船来船来的江面,问他,“您有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件事,一个年轻女孩从岸上掉下来,又正好掉到船上?”

“年轻女孩?”老人一怔,“从岸上掉下来?”

“嗯。”男人一瞬不瞬地盯着他,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,“有没有啊?”

“就因为这事儿所以把江水抽干了?这事可闹出不小的轰动,好多鱼都干死了!!!什么人的命这么贵重啊?”

看着老人一脸惋惜的样子,男子无言以对。

老人不悦地皱了眉,“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就是不一样啊,这么多鱼为她陪葬。”

诶诶诶!怎么转移话题了?

男人心急地问,“到底有没有这回事啊?您朋友的船上有没有出这种事?”

“没有听说。”老人摇头,一点也不像撒谎。

男人心头一凉。

已经问了不下十个老船主,都是人脉极广的那种,大家都没有听说,真是奇怪了。

……

天骄国际。

总裁办公室里,盛誉坐在意大利名家设计的办公椅,他盯着验孕棒怔怔出神。

她怀孕了……她在哪里?她还好吗?

办公室门打开,老佛爷拄着拐杖走进来,盛誉忙站起身,眸子里闪过一丝诧异。

“誉儿,怎么?还没有消息吗?”银发苍苍的老人步履有些着急,“怎么一直不打电话给奶奶?奶奶都急死了。”

盛誉站在办公桌前,他的表情其实就是最好的回答,“因为没有消息可汇报。”

老夫人一眼就看到了他手中的验孕棒,她伸手拿过,看到上面两条红杠时,惊愕的眼神看向他,“小颖她怀孕了??”

“嗯。”盛誉心情无比沉重。

“孩子……是的吗?”搞笑的是奶奶还不太确定,因为誉儿自己说的啊,他患有不孕不育症。

“当然。”

老人家的心情可真是悲喜交加,他是健康的,可孩子跟孩子他妈都下落不明。

“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,她并没有死。”盛誉声音有些颓败,“我觉得这是老天爷给我们的考验。”

“这个世上没有老天爷,必须想办法尽快找到她!”老佛爷下了死命令,“她怀的可是咱们盛家的孩子!容不得半点闪失啊!天骄国际未来的继承人啊!多么珍贵的身份?”

“有在找,只是……”盛誉心中一痛,他转身去拿酒。

老佛爷跟上去,从他手里夺过酒瓶,“胃不好!不可以喝酒!”可她骤然发现酒柜里的酒少了好多!

这是一个展示柜,专门招待客人的,他居然……那他最近喝了多少酒啊?

“司溟!!”一着急,老夫人朝着门口怒喊。

自动门再次打开,司溟出现在视线,“老佛爷。”

“把这些统统给我收走!!”老夫人声音严厉!伸手指着这个酒柜,什么威士忌伏特加陈年拉菲,一瓶比一瓶昂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