脱单app下载网址

心下惊疑,面上却不显分毫。

权捍霆望向来人,无形中散发的气场带着实质性的压迫落到那人肩头。

胖子面皮一抽,笑容僵了。

他准备许久的开场白就这个回应?

难道不该惊恐?

好,就算不惊恐,那好歹来点惊讶吧?

结果,不仅两样都没有,还反过来给他脸色看?

胖子一时不忿,正想开口说点什么,可一对上权捍霆冷冽的双眼,瞬间哑火。

视线一偏,再看沈婠,这女人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,眼底也隐约可见锋芒,再看她和权捍霆并肩站在一起,只怕也不好惹……

最后他只能一退再退求其次,朝二子开口咆哮:“你这个朝江一脉的叛徒!逃奴!竟然还敢出现在这儿?”

只可惜,他这般装腔作势不仅没唬到人,还让权捍霆一行眼神微妙——

这就是深藏不露的屏家?

少女是森林中起舞的精灵

好像也不怎么样。

沈婠淡淡开口:“叫你们这儿能主事的人出来谈。”

言下之意,你不配。

胖子:“?”我特么!

“老八,你退下。”一个身着唐装的老人缓步而来,头发花白,但眼神矍铄,手里还转动着两个玉制白球。

仙风道骨,悠闲怡然。

胖子好似看到救星,委屈巴巴站到老人身后,又期期艾艾开口唤了声:“大哥……”

老人抬手打断,示意他不用开口,目光自然而然落到对面沈婠和权捍霆身上。

朗声一笑:“贵客上门,有失远迎。两位里面请吧。”

权捍霆率先抬步,突然一顿,抬手牵起沈婠,两人并肩而行。

楚遇江等四人紧随其后。

“等等。”老人突然开口,凌厉的眼神扫向一并入内的二子和三子,“这两个人是屏家逃奴,不配踏足嫡脉清净之地。”

两人停住,对视一眼,下意识后退。

并非他们怕了这老头,而是沈婠所谋他们心里再清楚不过,这一趟是来解决问题,而不是制造矛盾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况且有权捍霆在,沈婠的安全能够得到保障,那他们进不进去也没多大关系。

但下一秒,沈婠也随他们退了出来,权捍霆自然与她站在统一阵线。

老人眉心骤拧:“权夫人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沈婠迎上他颇具威慑的目光,“第一,我姓沈,你可以称呼我为沈小姐。第二,他们俩是我的人,怎么就变成你屏家的逃奴?有证据吗?”

“刚才他亲口说的,还能有假?!”

“二子,”沈婠语气凉淡,“把你刚才说的话再重复一遍。”

“是——不,没有弄错,我们就找姓屏的……别再糊弄了,我已经看到你手臂内侧的刺青,你是屏家过契的奴仆……或许你应该听过朝江一脉。”

总共三句话,一字不漏。

沈婠:“请问,他什么时候说自己是屏家逃奴了?难道仅仅因为提到刺青和朝江一脉?”

“若非曾为我屏家奴仆,又如何得知刺青这么隐秘的东西?”

“那我们还直接找到了屏家嫡脉所在,岂不是更隐秘?”沈婠勾唇,“我们总不是你屏家奴仆吧?”

“诡辩!”老人冷斥,威严毕露。

可惜,沈婠不吃他这套。

站在旁边的胖子突然开口:“你敢不敢让他们露出手臂?”刺青虽然可以洗,但总会留下痕迹。

“若没有,是不是说明他二人与你屏家无关?”

“当然!”

沈婠朝身后两人微微颔首。

二子和三子同时卷起袖口,露出光滑没有任何刺青和清洗痕迹的手臂。

“……怎么可能?!”胖子目露震惊。

就连不动声色的老人也微微侧目。

沈婠轻描淡写:“现在我的人可以进去了吗?”

胖子眼神惊疑,询问的目光投向老人:“大哥,这……”

老人笑了,慈眉善目,又变成仙风道骨的样子:“几位里面请。”

胖子咬牙,看着一行人走远的背影怎么也想不通:“应该有的……可为什么没有……”

二子和三子对视一眼,幸好……

当年他们为了向沈婠投诚,也为了彻底摆脱屏家去做了植皮手术。

如今,只要他们打死不认,就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们是屏家逃奴。

只是……

沈婠的坚持,让他们意外的同时,又有种说不出来的……熨帖。

其实她大可不必。

……

一路行来,沈婠不动声色观察周围。

她发现这座茶园看似普通,但细节却并非如此。

比如,那堆积在角落里的名贵绿植;再比如,隐藏在绿植间的微型摄像头。

入得正厅,老人上座,胖子小跑跟上来,保镖一样站到他后面,竖着眉,瞪大眼,下巴高高扬起,自以为气场不俗,实则像个脓包。

“请坐。”主人的派头十足。

沈婠一行也没客气,他让坐,那他们坐就是了。

很快,有女仆恭恭敬敬奉上茶盏,而后悄无声息退出厅中。

可以说训练有素。

“二位不请自来,不太合适吧?”

权捍霆正欲开口,被沈婠抢先:“我们都在这儿坐下了,现在才来讨论合不合适这个话题才真的‘不合适’吧?”

老人面色骤沉,看向沈婠的眼神多了一丝嫌恶:“男人说话,女人插什么嘴?不懂规矩!”

是了,差点忘了这个家族有多守旧,连买卖奴仆这种事都干得出来,轻视女性又算得了什么?

不等沈婠开口回呛,权捍霆就忍无可忍:“你算什么东西?我的女人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。”

一开口,就是妥妥的“霸道六爷风”。

即便在人家地盘上,也丝毫不知“收敛”二字怎么写。

是权捍霆本人没错了。

“放肆——”胖子涨红了脸,高声斥道,“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?”

屏家家主,地位何等崇高,这、这群人简直……疯了!

老人面色也有一瞬难堪。

他活到这把年纪,在家族中受尽爱戴、享尽尊荣,如今居然被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指着鼻子骂“东西”?

不过屏显想起今次的目的,还有那人的交代,咬牙,忍了!

“老八,不得无礼,来者是客。”他脸上端着笑,眼神却丝丝泛凉。

权捍霆冷笑,屏家不过如此。

沈婠却觉得对方这个反应不太对劲……

她沉吟一瞬,盯着老头的脸,眸中闪过一抹犀利:“既然二位早就知道我们会来,想必也清楚我们为何而来。”

屏显神色不变:“知道如何,不知道又如何?”

“知道,我就不用多说;不知道,就要再浪费一些口舌。”

“呵,六爷抓我屏家主事在先,又扣我六路人马在后,真是好大的手笔!”

权捍霆:“他挑衅在先,我为何不抓?你六路人马技不如人,我不扣,难道还放了不成?当我安家好惹?”

屏显老脸微变,只因他提及了一个庞然大物——安家!

他,连带整个屏家都惹不起的存在!

深吸口气,笑意重回脸上:“屏家避世已久,无意招惹,既然二位找来,不如双方好好谈一谈,有什么误会也好早点解开。”

他不想跟权捍霆结仇,也不敢挑衅安家,更何况权捍霆背后还有他亲爹一手掌控的天爵集团。

沈婠挑眉,对方这是……服软了?

权捍霆与她对视一眼,然后朝屏显沉声开口:“屏家与阎烬是什么关系?”

“合作伙伴。”

“三年前,他曾对我下手,屏家是否知情?”

屏显眼皮猛地一跳:“不知。”

“那他手中为何会有你屏家嫡脉研制的攻击性武器?”

“……东西确实出自屏家,但我并不知他作何用途。合作伙伴,说白了就是银货两讫的关系,他给钱,我交货,其他的一概不管。”

“既然不管,那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何种武器?不曾详问就如此肯定东西出自屏家?你还敢说你不知道?!”

砰——

权捍霆拍桌而起。

屏显面色大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