芭乐丝瓜草莓视频app

♂? ,,

,最快更新盛少撩妻100式最新章节!

医生那抱歉的深深一鞠,令所有人心里凉了……

眼前一黑,张铃儿愕然张嘴,瘫软在沈信时怀里。

“妈!妈!!”

“阿姨!!阿姨!”

“医生!!医生!!医生快来啊!有我晕倒了!”

里头,君浩还没有出来,外头,张铃儿就病倒了……她被担架推进了2号急救室!

沈信时真是心力交瘁!穆亦君扶住了他!

沈奕霞这个坚强的女人趴在墙壁哭出了声音。

秋香庵。

兰博基尼商务车抵达山下的时候,两侧车翼展出,车子腾空而起直飞山顶,然后稳稳地落在木塔前的平地上。

清纯小娇娃的洁白世界

张太师刚出去不久。

盛誉从驾驶室里走出来,关上车门,他抬步朝木塔大门走去,四周环境清幽,竹林青翠。

伸手敲了敲木门,没人应声,他伸手推门,门居然开了……

他抬步走进去,一楼厅里,没有看到那个女人的身影,四周寂静得针落可闻。

可按理说她应该就在这儿。

盛誉将目光落到木梯上,他想了想,抬步而上……

楼顶偌大的圆型大厅,十八位高大的菩萨静坐在案台上,有的面容严肃,有的笑得灿烂,一位位身上披着红色丝带,寓意着红红火火平平安安。

圆形稻草编织而成的拜垫上,杜冰瑶和衣而跪,她的膝盖已经磨破了皮,她手里拿着一串佛珠,闭着眼睛嘴里不断祈祷着,脑海里不断闪过20年前那个下雪的清晨,刚生下孩子的她内心那种挣扎与纠结,她最终还是被现实打败了,选择将孩子送养。

房间里灯光并不明亮,窗户不大,帘子是拉上的。

有脚步声传来,杜冰瑶睁眼,那不是师傅的脚步声,拨动佛珠的动作微顿。

随后那脚步声停了,敲门声响起。

她漠然看向那门口,紧接着咔哒一声门开了。

盛誉高大颀长的身影随着房门的打开出现在杜冰瑶的视线里。

她背脊微僵,跪在那里吃了一惊。

三分钟后。

一楼客厅,杜冰瑶给盛誉泡了壶龙井,她一身灰色长袍,姿态从容优雅,脸上满是忧伤,“盛先生,我这儿只有龙井,您将就着用。”

接过茶杯,盛誉在木椅里坐下来。

他抬眸看向面前这个憔悴不堪的女人,短短几日不见,她简直就像变了一个人。

杜冰瑶满眼悲伤,见着他又忍不住眼含泪雾。

她不敢直视他眼眸,但她也感觉到他瘦了,这些天他一定也为小颖操碎了心。

“杜姨。”盛誉思忖很久,才想到这么个称呼,他觉得很合适。

杜冰瑶抬起泪眼,有些错愕。

他说,“小颖回来了。”

胸口骤然一缩!杜冰瑶怔忡!

四目相对,盛誉眸色沉痛,“就在昨天,我把她接回了领御,可以放心。”

“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她?”杜冰瑶喃喃询问,泪水夺眶而出,她感觉整个脚步都有些不听使唤了。

盛誉眸色黯然,“小颖眼睛看不见了,所以……”他顿住,若有所思。

“什么?”中年女人撑着桌面,她的心揪紧,“瞎了?是……吗?”

“是。”

他眉头紧锁,也很难过,喝了口龙井以缓和情绪。

杜冰瑶,

盛誉眸子里恍然融入一丝暗沉,他说,“而且她现在怀孕了,与相见就必定知道自己从小被遗弃的事实,难免情绪波动大,不利于腹中孩子的健康也不利于她眼睛的恢复,医生明确交待了,她不可以掉眼泪。”

“安慰我的对不对?”杜冰瑶开始质疑他的话了,她声音有些哽咽,“安慰我的,我的女儿生死未卜,至今仍下落不明,不希望我担心,所以编了一个谎言对不对?”

她的声音很轻很柔,带着浓浓的悲伤。

盛誉深邃的眸光在她脸上停顿了半秒,他拿出手机打开监控,然后将手机递给她。

杜冰瑶伸出双手接过,她看到了画面里的人儿。

手机的左上角显示着时间,一秒一秒地变化着……很明显这是监控。

宽敞明亮的房间里,小颖和一个中年男人在聊天,聊什么她听不清,但是氛围很祥和,她脸上挂着笑意。

她的眼睛应该是看不见,因为她伸手接过茶杯的时候,那动作不是很精准,在面前摸索了一下。

她的小腹未见隆起……

如果盛先生说的是真的,那她应该刚怀孕不久。

“这是我家。”盛誉喝了口龙井茶,他气息沉稳,声音低磁,“这个中年男人叫时令辉,是女儿的养父。”

杜冰瑶屏住了呼吸,一瞬不瞬地盯着手机屏幕。

她看到男人握住了女儿的手,女儿缓缓抬起手去摸了摸男人那张刻满皱纹的脸,看上去他们关系很好。

“时令辉受了重伤,我的私人医生帮他捡回了一条命,他一直住在我那儿休养。”盛誉告诉她,“小颖和他关系很好,如果她知道自己并不是时令辉的亲生女儿,我估计她会承受不了这个打击。”

杜冰瑶的一颗心就这么撕裂开了……她盯着手机屏幕舍不得眨眼,更舍不得把手机还给他。

她深深望着自己的女儿,泪水滚落,抿唇哭了。

“所以要不要与她相认,这件事情还是从长计议,正因为爱她,所以我们应该将对她的伤害降到最低。”盛誉坐在木椅里,他抬眸看向她,英俊的眉宇间一片清冷,“把她的消息告诉,是因为有一件事情需要帮忙。”

杜冰瑶缓缓扯回思绪,感觉他今天来的目的并不是让自己安心这么简单。

“什么事情?”她淡声问。

盛誉伸手,她双手小心翼翼地将手机还给他。

退出监控收好手机,盛誉给她倒了杯龙井,“坐吧。”

杜冰瑶心有不安,看来事情还不是三两句话能说清楚的。

她在他对面坐下来,她根本猜不到是出了什么事,有什么事情是他盛誉搞不定的?

居然要请她这个带发为尼的人来帮忙?

而且自己长年住在这秋香山上,又没有什么人脉,真的只是孤家寡人一个。

盛誉将盛满茶水的杯子递到她面前,直接抛出今天的主题,“项宽怀认识吗?”

这句语气不重的话令坐在对面的女人心头猛地一颤!对,是猛地一颤!

盛誉审视地打量着她,他没有说话,想给她足够的时间去酝酿。